首页->访谈

洪桂梅:“嫁给”沙漠的女人

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   2017-06-29

  见到洪桂梅时,一身黑衣的她,穿梭在绿树和黄沙之间,正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“她是早晨7点坐飞机从北京赶来的,9点就来这里忙开了。”旁边有人悄悄告诉记者。

  洪桂梅是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副主任,多年致力于共青团青年公益事业,被评为“全国绿化劳动模范”。她还另有一个很雷人的名头——“嫁给沙漠的女人”。

  她“嫁”的沙漠,正是记者眼前的库布其沙漠。

  “现在你沿着解柴公路一直南行,会看见公路两旁种植着一排排沙柳、杨树,虽然还不太高大茁壮,但也能抵抗风沙的侵袭了。站在高处看,沙漠东北边缘地带郁郁葱葱的树木像一道绿色的长城,这些树都是我们用24年的时间种下的。”终于找到谈话的空隙,洪桂梅爽快地跟记者介绍着库布其沙漠的变化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期,作为共青团中央国际联络部的外事干部,年仅24岁的洪桂梅陪同外国友人,一起来到库布其沙漠植树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在沙漠里看到志愿者们植树的情景:树苗是他们自己带来的,植树点没有水源,只能用大卡车到很远的地方去拉。当时没有路,所有人站成一排,一桶一桶地传递,直到浇完每棵树苗。那一幕非常打动我,从那时起我就与这片沙漠结了缘。”洪桂梅说。

  那次陪团植树活动结束后,洪桂梅便开始了她的绿色事业。

  库布其沙漠气候条件恶劣,春天还刮沙尘暴。这种环境下要使一棵树苗完好地存活下来,绝非易事。洪桂梅说,当时,面对沙漠,谁也没把握树苗能在这片沙地上存活。

  一棵一棵地种,一年一年地摸索,洪桂梅和她的植树志愿者团队沙漠种树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。为了提高树苗存活率,每年春节过后大地刚刚复苏,他们就开始做植树准备。先是选苗,在沙漠中种植的树苗不能太高,只能控制在1.5~2米之间,太高了容易被风沙吹断。选完苗,要组织当地牧民铺设沙障。沙障是用平茬的沙柳枝条做成带状或方格,再将树苗栽种在方格中,才能使树苗的根部扎稳,避免被风沙掩埋。

  “种树要先推出路来,现在我们脚下的路都是我们当年拉苗子的时候压出来的。有了路就赶紧在路边种上一排树,再慢慢往里推进。”白永军是志愿者团队中的一员,每当说起沙漠里种树的事儿,他那晒得黝黑的脸庞上总会露出自豪的笑容。

  洪桂梅感叹,没有团队伙伴的支持,她可能坚持不到今天。“当年我不做这件事,或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公务员。”洪桂梅很坦承,“但是你知道吗?当看到这么多有着共同期盼的人一同在奋力做着一件事,当看到沙漠渐渐变成绿洲,亲手种下的树一年比一年粗壮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……现在让我不继续种树,那绝对是件很痛苦的事情。”在工作中,她有多次提拔的机会,曾经有一次手续即将履行的时候,她还是放弃了,再一次选择了这片沙漠。

  看到昔日的沙漠变成野兔、野鸡到处奔跑的绿洲,看到绿树掩映中的旅游蒙古包,看到一批批徒步爱好者慕名而来……洪桂梅深受感动,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很值得。截至今年4月,经她积极争取资源,已在库布齐沙漠里种下了1702万多棵树,染绿了88270.8亩沙漠。

  不仅如此,从内蒙古沙漠地区的荒漠化治理,到青海三江源头的绿化植树;从黄河流域的防风固堤,到长江三峡的水源涵养——洪桂梅一直奔走于乡镇基层的绿化项目地之间,足迹遍及全国23个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00多个市、县,400多个乡镇。

  “现在,每当走进达拉特旗的牧民家里,他们都会唱着祝酒歌为我们献上哈达。他们说,看到我们的公益行动改善了他们的生存环境,发自内心地感谢我们。那时候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,这也是激励我一直种下去的一种动力。”洪桂梅说。(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施佳丽)


责任编辑:敖日
  • 首页栏目.jpg
  • TIM图片20170608110134.png
  • 短广告2.jpg
    W020170508392475189697.jpg
  2014年6月28日,李海峰与几个人同行到罕台村六社附近一个人造蓄水池内游玩,其中一人因不会游泳溺水呼救,李海峰听到呼救声后与同伴下水将人营救上岸,而他却因体力...